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

手机版

铁血读书>军事科幻>豪侠英雄传>第三十回大当家款待田野 崔爱英认出刘成
背景颜色:
绿
字体大小:
← →实现上下章节查看,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

688bmw.com: 第三十回大当家款待田野 崔爱英认出刘成

本文地址:http://190.sbh111.com/Book32350/Content2110659.html
文章摘要:688bmw.com,那你就不能继续追杀他他倒推了一步事情威势,人命关天实在不行。

小说:万家彩票网网址 作者:独一 更新时间:2020/1/4 13:49:31

二当家很快走过来,他问道:“她在厨房会做个屁?让她吃吗,让她喝吗,她一个能顶两个,整个是酒囊饭袋。”

王烈说道:“能吃能喝那才是福,二当家能娶这样老婆还不知足?嫂夫人长得多美呀,可以说百里挑一。”

二当家说:“你就别奉承她了,她可真是百挑一?一天不是美,就是浪,正

事沒有,闲事有余,知道她现在这个德性,当初就不该把她抢到山上,我真后悔,不怕你笑话,上几天喝多了,裤子尿了不算,回家醉的让人偷奸了都不知道,这不来到盘龙山又和白虎搭个上了,活活气死我。”

二当家气得张着嘴喘着粗气。

王烈接着说:“坐下歇一会,看把你气得,何必呢?男子汉要心大一点,不能和女人一般见识,嫂夫人虽然飘一点,人家毕竟年轻,过几年年龄大了就好了,再说我们也不想在这久待,咱们一走,白虎他还能咋地?听我的,先谦让几日,等我们有了去处就好了,也不在受这个气了。”

二当家听王烈这么一说,他问道:“我听小道消息,抗联大队要收编我们,你知道吗?真要收编也比在这憋气好。”

王烈笑了笑说道:“我也听说,大当家正在考虑之中,真要收编看来你愿意?”

二当家又说:“都是为了打鬼子,我当然愿意,就怕刘大当家不同悥,根据他的个性,谁也说不了他,不论被收编也好,不收编也罢,反正他走哪我跟他到哪。我们兄弟不能分开。”

红霞一抬头看见二夫人过来,她悬着的心渐渐放下。她说道:“嫂夫人来了。”

二当家和王烈同时转头望去。二夫人也看见了他们三人,她担心二当家会知道她的事。因为她心里有鬼,常言说得好:沒有亏心事不怕鬼叫门。虽然二当家沒有亲自堵在现场,毕竟有人知情。她看到红霞在二当家身边。她便连想到扔进破房匡里的那棵蒿子,也许就是红霞干的。她能不怕红霞说出吗?因此她走得很慢。她一边走一边在想对策,为的是应付二当家,好搪塞过关。

盘龙山二当家白虎沒敢跟着二夫人走。他在破房匡里歇了一会。他看见二夫人走沒影了,他才出了破房匡子。他看了看四周,决定绕道回去,这盘龙山他最熟。别说白天,就是晚上他也一清二楚。二当家白虎虽然磕巴,但他也不傻,他很鬼。他绕过山寨大厅的后墙,从东面直接进入他的住处。他进入屋感觉很累,便一头倒在床上。很快打起呼噜。

有人喊道:“二当家开饭了,大当家让我来找们喝酒,酒菜都上去了。”

二当家和二夫人还沒说上几句话。二当家只好把想要说的话咽了下去。

王烈拉起二当家说道:“咱喝酒去,你有什么话晚上躺床上唠。嫂子你已经吃过了饭就先回去吧,二当家吃完就回去。”

王烈说完他们三人一同进入大厅。大厅里一大桌子酒菜已经摆好。刘大当家坐在山野身边。他看见二当家进来便说道:“二当家干嘛去了?是不是还沒饿?快坐下吃吧。”

二当家边走边说:“我早就饿了,回去看看。”二当家说完,来到桌前,坐在青龙身边。

青龙笑着说:“饿了不来吃饭?着急回去看嫂子啊?两天不见就想了?”

二当家一笑道:“有啥好想的,让大当家见笑了,喝酒才是真格的,酒桌上不提女人,女人就是女人,常言说得好:骒马上不了阵。”

二当家说完,背后有人打他一拳。他回头看去,见是红霞站在他背后。

二当家忙问道:“你打我干啥?”

红霞说道:“你胡说什么?什么骒马上不了阵?就你这个儿马能上阵?我打

你,还要揪你的耳朵。”红霞说到这伸手来揪二当家耳朵,二当家被揪疼了。

红霞问道:“还敢说不?再说给你揪掉了,当哥的没哥哥样。”

桌边的人都在笶,二当家连连说道:“我不再说了,我错了,妹子快松手。”

红霞松开手说道:“今后说话注点意,别胡说八道,女人咋了?別瞧不起女人,你难道不是女人生的?穆桂英也是女的,她不但能上阵,还能破阵,你行啊?”

刘大当家这时说:“红霞别闹了,你也坐下喝几碗,二当家嘴大舌长,再不好也是你叔白哥,也不是一天半天了,你不要怪他,他也许是心情不好才这样说。”

红霞坐在王烈身边。王烈给她倒上酒,刘大当家端起酒碗说道:“我说几句,今天我们喝的是什么酒?不用细说,在座的都明白,能把山野君请来我很高兴,山野君我敬你一碗。”

山野端起酒碗和刘大当家碰了一下,两个人同时干了,刘大当家又满上酒,又说道:“青龙兄弟一路鞍马劳顿辛苦您了,二当家你也辛苦了,共同喝一碗。

青龙端起酒碗,二当家也端起,他们三人同时干了,刘大当家又给空碗都满上,他端起碗又说道:“我刘大胡子不幸落难,感谢盘龙山大寨主青龙兄弟伸出援助之手,把通天寨人马收留,这是一种情也是一种义,通天寨的兄弟都站起来共同敬青龙兄弟一碗。”

刘大当家带头,所有兄弟都站了起来,每个人都与青龙酒碗相碰,然后共同干了,有人过来倒酒,刘大当家夹一块羊排骨放到山野碗里说道:“这是我们自已养的羊,好吃得很,以后想吃很容易,我们自已有羊群,你别客气,吃吧。”

山野咬了一口称赞道:“好香,我来中国还是头一次吃这么香的羊排,好吃好吃,真的好吃。”

刘大当家笑了,他又说:“好吃就多吃一些,来这就像到家一样,千万别装假。”刘大当家说完又给夹一大块,放在碗里。

二夫人往回走,走到半路她停下了。回头看看沒人,她又返回,她路过大厅。

听见里面说笑声,她停了一会,想到了白虎。她决定去找他,于是向白虎住处走去。他走几步便回头看一眼,当她来到白虎门前。就听见里面有鼾声,她推开门去。看见白虎四仰八叉倒在床上呼呼大睡。她用力推醒白虎,白虎一睁眼见是二夫人。他问道:“你你你咋来了?你的二二二当家不不回回来了吗?”

二夫人说:“回来了,他们在大厅喝酒呢,我担心他知道咱俩有事咋办?”

二夫人一边揺白虎胳膊一边又说道:“你就知道干我,累了就睡,你倒想想办法,不行咱俩就跑吧,不能在这等死。”

白虎说:“跑?往往往哪跑?你你你别怕不不行,这这这是我的地盘,他他他知道能能能咋地?他他敢吱拉我我我敢毙他,上上上床再来,来,来...”

二夫人说:“还来什么?你要是不想娶我别再找我。”二夫人说完便走。

白虎喊道:“回回回来,今今晚我去做做做了他。”

二夫人沒有停步,扔下一句话:“竟吹牛屄。”二夫人说完她来到大厅门前,听见里面还在喝酒。她酒瘾一下上来了,她推门走进去。

屋里所有人见二夫人进来,二当家先说道:“我一会就回去了,你回去给我烧壶热水,我好洗洗脚。”

青龙这时说道:“嫂夫人过来喝两碗,快快,二当家让嫂夫人坐下。”

二夫人走过来说道:“本来不想喝,大当家这么盛情,我二夫人就陪大当家意思意思。”二夫人说完坐下,自已倒了一碗。

她一抬头看见山野,她问道:“你就是新请来的小日本鬼子?叫什么山猫,不,叫山啥了?

二当家接着说:“人家叫山野,叫什么山猫?不能说鬼子,人家是客人。”

二夫人说:“对不起,我说错了,你别见怪,我农村女人沒文化,请多多关照,我该自罚一碗。”二夫人说完端起酒碗一口气干了,接着她又倒上一碗。

这时盘龙山二当家白虎走进来,青龙一见白虎问道:“你跑哪去了?怎么才过来?看样子才睡醒,坐下喝几碗。”

白虎看见二夫人也在,他找个凳子坐下。

刘大当家这时说:“想不到二当家这么忙,喝酒都沒时间过来,派人找你都找不到,来晚了你说该罚不?”

红霞一傍说:“他就是该罚,应该连罚三碗。”红霞拿过三个碗放在白虎面前,接着三个碗一一滿上,白虎斜看了一眼红霞,红霞又说道:“不用斜眼看我,我有什么好看的?二当家,喝吧,我给谁倒过酒?不许耍赖,耍赖就不是爷们,喝。”

二当家白虎说道:“我我我喝,不不不就就是三碗酒吗?”白虎说完站起一口一碗,连喝三碗。

刘大当家说道:“二当家好样的,这才算个爷们,男人就得这样,不能让女人瞧不起。”

山野站起,他手里端着一碗酒说道:“我小日本鬼子说不好中国话,请多多见谅,我虽然是日本人,但我反对战争,我和那些烧杀掠夺的鬼子不一样,我愿意和中国人站在一起,愿意为你们尽我最大能力,帮助你们赶走列强,从明天起我就开始工作,这碗酒我是借花献彿,敬在座的各位,我先干为净。”

山野说完与在座的一一碰了一下,他先干了,所有人跟着都干了。

县城里进入夜色之中。翠花楼上灯光明亮,楼下有客人出出进进。老鸨在招乎客人,马龙翻译官大摇大摆走进翠花楼。老鸨认得忙说道:“马爷好几天沒来,去哪风光了?翠花都想死你了,快楼上请。”

马龙说:“这几天太忙,沒功夫过来,翠花真想我了?”

老鸨又说道:“那还有假?快去看看吧。”

马龙上了楼,一眼看见翠花,他喊道:“翠花,你想我了吗?”

翠花听见有人喊她,她转身一看是马龙,她乐了说道:“马爷你怎么才来呀?

想死妹妹了,妺妹天天盼你,夜夜想你。”

马龙走过来抱住翠花,狠狠亲了一口。

翠花说:“上来就亲,快进屋里。”翠花说完把马龙拉进屋里,反手把门关上。

马龙又一次抱住翠花亲个沒完。

翠花说:“别亲了,我都饿了,吃饱喝足咱俩上床随你便,咋玩都行。”

马龙很听话,翠花这样一说他松开手,也不再亲了。

马龙问翠花:“美人你想吃啥?”

翠花想了想:“吃小鸡炖蘑菇吧,你吃啥?”

马龙说:“我吃啥都行。”

翠花又说:“你到底想吃啥?我去厨房告诉一声。”

马龙说道:“来一盘狗肉,你看着要吧,我先喝点茶。”

翠花说道:“好了,我去了,一会就回来,你等着,我的马爷。”

走廊里走来两个头戴礼帽陌生男人,走到翠花门前。正赶上翠花开门出来,高个男人问道:“你就是翠花姑娘?”

翠花上下打量一下说道:“我就是,您也是来玩的?我怎么沒见过你。”

高个男人一笑说:“头次来,你咋能见过我?我是慕名而来,谁知你有客人。”

翠花喊道:“五号六号来客人了,出来接客。”话音一落。两个门几乎同时开了,打里边各走出一位姑娘,两个姑娘走过来。一人拉一个,硬往屋里拉。

这两位不是别人,高个的是抗联大队副队长刘成,矮个的是神枪手赵尚一。

他俩来不是找女人,是来找鬼子翻译官马龙的。

刘成被拉进屋里,姑娘说:“大爷头一次来玩吧?看大爷这么威武,就知道大爷不是一般人,准是个干大事的。”

刘成被姑娘按在床上,姑娘好大方,并笑着说道:“上这里来的人,无论是三教九流五行八桌,都得放开,来这里目地就是为了开心快乐,你说对吧?来,别不好意思,妹妺给你脱衣服,屋里热,看你都出汗了。”

姑娘伸手来抱腰,无意之中碰上刘成腰中的枪,姑娘感觉很硬,猜到十有八九是枪,姑娘急忙把手收回,低声问道:“您是军爷吧?”

刘成点点头,随后拿出一块银元放在床上,小声说:“我是指行任务,你别怕,也不要多问,给我弄点吃的,越快越好,你去把六号那个人叫来。”

姑娘答应一声出去叫人,时间不大六号里的那位走过来。两个姑娘不敢再揪缠两个陌生男人。

刘成这时说:“你姐俩的钱照常给,保证一分不少,但有个条件必须做到,嘴要严,去一个人弄点吃的来。”

六号屋里的姑娘说:“我去厨房吧,二位爷稍等。”六号姑娘说完走出五号屋。

翠花的房间是四号,此时马龙正与翠花倒在床上亲热,门有人敲两下,翠花

知道送菜的来了,她下地把门打开。

一位老男人端着酒菜进来,轻轻放在桌子上。他说了一句:“有事喊一声。”

翆花说道:“一会给送来一壶开水。”

那个男人点点头走了出去,688bmw.com:翠花又把门叉上

翠花转身来到桌边坐下,她说道:“马爷快来吃呀,我先给你倒上酒,我今天真饿了,饿得肚子呱呱叫。”

马龙笑着说:“是不是有孩子了?”

翠花一笑说:“有孩子也不一定是你的,等你把我赎出去后,你想生几个都

可以。”

马龙说着走过来坐下笑着说:“最好生一百个,别着急吃,来先走一个。”

翠花又说:“我想给你生八百个,怕累死你,来走一个就走一个,谁怕谁?”

马龙和翠花碰了一下杯,他俩同时干了,一杯酒下肚马龙来了话,翠花只是低头吃菜。

五号房里酒菜也送来了,刘成和赵尚一坐在一面,两个姑娘坐在一面,四个人边吃边喝起来,五号姑娘不时地偷眼打量副队长刘成,刘成却沒有在意,五号姑娘看着忽然想五年前一桩往事:那是一个寒冬大雪天。一个十七八的姑娘去山崖下砍柴。在山崖下发现一个穿军装的士兵倒在雪地里。

姑娘胆子大,她上前用手捂一下鼻子,她发现还有气。她忘了砍柴,扔了柴刀和绳子。用力背起昏迷的士兵。姑娘费了很大劲背到了家。

姑娘的爹妈看见姑娘背进一个士兵,她妈忙问道:“你在哪背回来的?他还有气吗?”

姑娘把受伤昏迷的土兵放在她的炕上。她喘上一口气说道:“在山崖下,幸好还有气,我要是不去砍柴肯定会冻死,妈有姜吗?给他熬碗姜汤,爸你去弄一盆雪,我给他搓搓手脚,不知冻坏沒有?”姑娘说完去给土兵脱鞋,她用手去摸,感觉很凉。

姑娘爹把雪弄回,姑娘用手捧着雪放在士兵的脚上开始搓,边搓边说:“爸你搓他的手,手肯定冻坏了,轻轻地搓,爸你猜他是哪个部队的?”

姑娘爸说:“我看他穿的衣服就知道他是好人,哪个部队不知道。”

姑娘又说道:“爸你忘了,我哥哥不也有一身这样衣服吗?我猜他准是抗联义勇军。”

姑娘爹又问道:“义勇军是干啥的?是哪个部队的?”

姑娘又说:“义勇军是抗日的队伍,专打小日本鬼子的,我哥可能和他一样都是抗日队伍的,他不去打日本怎么跑这来了?又怎么掉下山崖的?”

姑娘爹说:“别想那么多,姑娘,救人要紧,等他醒过来会说的,雪沒了,要不要再来一盆?多搓一会更好。”

姑娘说道:“再来一盆吧,把凉气都搓出来,不然手脚残废了怎么打鬼子?

再说这么英俊小伙残废了太可惜了。”

“姜汤来了。”姑娘妈端一碗姜汤走过来。

姑娘说:“先放床头让它凉凉,我搓完脚就去喂他,妈你再做两碗小米粥,等他醒来让他喝了。”

姑娘妈这时说道:“就像是你啥人似的,指使我不当刀,又熬姜汤,又做小米粥,不再炒几个呀?死丫头。”

姑娘笑了说道:“干点活就发牢骚,咱们不能见死不救呀,他可是我哥的战友,就是炒几个也应该的,是不?爸。”

姑娘爸一笑说道:“你妈就是刀子嘴豆腐心,别和她一样,姜汤凉了吧?”

姑娘这时说:“不是老爸提醒,都被老妈气忘了,爸你继续搓,我去饮姜汤。”

姑娘过来,她拿起碗。又拿起小勺,她舀了一小勺先放在自己嘴边尝尝热还是不热。她尝了一点感觉不太热。于是往士兵嘴里倒,一小勺倒进去了,接着又倒进一勺。姑娘觉得慢,她喝了一大口。看一眼她爸沒注意,直接嘴对嘴喂了下去。这一大口下去,一下把昏迷中的士兵呛醒。一口姜汤全吐了出来,姑娘拿手巾去擦。

姑娘爸说道:“你咋饮的?慢点少饮,你不懂呀?呛坏了咋办?”

姑娘很兴奋地说道:“不呛着他还在昏迷中,爸你看他醒了。”

土兵真的被呛醒了,他睁开眼睛观看。低声问道:“这是哪呀?你们是谁?”

姑娘笑着说:“这是我家,他是我爸,我是他女儿,你忘了?你掉下山崖,是我砍柴把你砍回来的,不是砍回来的,是背回来的,一着急说错了。”

姑娘爸又说:“是我女儿把你背回来的,晚去一会你就沒命了,这不刚给你用雪搓完手脚,不用雪搓你会冻残废的。”

“谢谢,谢射您们救了我。”小士兵说完要起来。

姑娘伸手按住:“你要干吗?你不能起来,把这碗姜汤喝了。”

小士兵说:“我要找部队去,我沒亊,让我起来,我能走。”

姑娘又说:“你从那么高的山崖上掉下来,肯定摔得不轻,不信你试试能不能走,你起来吧。”

姑娘松开手,小士兵用力起身,但起不来。腰疼得冐出了冷汗,他说道:“我的腰咋这么疼?是不是我的腰摔断了?”

姑娘说:“我也不知道断不断,你先倒着养几天不好再说,我给你买药去,爸,这个当兵的就交给你了,不能让他动,我进一趟城。”

姑娘说完拿出些钱,戴上狗皮绵帽子,眼看着床上土兵问道:“能告诉我你叫啥名吗?今年多大了?家里有媳妇吗?”

年青士兵说:“我叫刘成,二十五了,目前还单身,你査户口呀?”

姑娘笑了:“不是查戶口,随便问问还不行吗?你二十五,我十八,以后我

管你叫哥,我亲哥二十三,还沒你大,他也是当兵的,都走三年了,一次也沒回来。”姑娘说到这里落下几滳眼泪。

姑娘擦一把眼泪又说道:“我一见到你,就像见到了我哥哥,格外亲,他也穿着像你这样的衣服。”

刘成问道:“他叫啥名?”

姑娘说:“他叫崔爱国,我叫崔爱英,他爱国家,我爱英雄。”

刘成望着姑娘说道:“我们部队沒有叫崔爱国的,回去给你打听一下。”

姑娘又说:“我走了,刘成大哥,下午能回来,不许乱动,听我爸的,我妈在给你熬粥,赶热喝几碗,听见了吗?”

刘成点点头,姑娘说完走出屋。走向进城的大道。

五号姑娘回想到这里,她又仔细打量一下,她问道:“大哥今年多大了?”

刘成随意回答:“三十了,”

姑娘内心一算,五年前二十五,现在正是三十,他又问:“成家了吗?”

刘成还是随意回答:“光棍一个。”

姑娘给刘成夹一块肉放在碗里,刘成说:“谢谢。”

姑娘又问:“你姓刘叫刘成是吧?”

“是的,我叫刘成。”刘成回答完他感觉不对劲反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叫刘成?”刘成说到刘看着赵尚一。

赵尚一明白他说道:“我沒说,别这样看着我。”

刘成说:“你沒说她咋知道我叫刘成?她会算呀?”刘成声音大了一点,赵尚一又说:“小点声,隔墙有耳。”

刘成说:“别说有耳,有机枪我都不怕”刘成说完猛喝一杯酒。

姑娘笑了说道:“刘大哥不要怨他,他真的沒说你叫啥啥,是我会算,把你算出来的,你稍安勿躁,我还算出五年前你有一劫,遇上贵人救了你,对不?”

刘成先是一惊然后说:“你真神了,对对对是有一劫,我从山崖上掉下去,被一个姑娘救了,我在她家住了一个多月,后来伤好我偷着跑了,我对不起人家,每当我想起这件事我都自责,那家人太好了,尤其那姑娘对我十分的关心。”

姑娘又说:“对你那么好,你咋偷着跑了?”

刘成接着说:“不偷着跑不行,一是我着急回部队,二是那姑娘老缠着我,说让我娶她,我一个当兵无家无业怎么娶她?我寻思等打完仗,赶走了小日本再去找他们报恩,我刘成不是无情无义之人。”

姑娘又问:“如果你再见到那个姑娘,你会娶她吗?”

0

688bmw.com: 第三十回大当家款待田野 崔爱英认出刘成 的全部评论

点击加载更多
QQ客服 书友交流 蒙特卡罗娱乐现金网
ds太阳城娱乐开户手机app 波音娱乐场现金赌博网手机app pc蛋蛋网赚网 万家彩票网平台直营网 恒彩app下载手机app
威尼斯人HB电子 528bmw.com 太子娱乐对战 大发娱乐FG 凯发IM棋牌
皇宫殿AG捕鱼王 572msc.com suncity55.com 225tyc.com sun218.com
HG平台开户 迈巴赫娱乐棋牌官网 ag娱乐平台l送彩金 通博MG 大丰收棋牌app